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之家

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联系平台,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交流空间

 
 
 

日志

 
 

(jgyp2002)老兵与纪念碑  

2009-04-02 22:46:05|  分类: 军旅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兵,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庄稼汉。风里来雨里去,辛勤劳作的岁月,已使他腰驼背弯,走路气喘,还有,一张刻满沧桑的脸。

 老兵来到烈士陵园,坐在纪念碑的台阶下,掏出烟袋锅,吧嗒、吧嗒,默默地抽着老旱烟。今天是清明节,老兵要把逝去的战友祭奠、怀念。

 没有人打搅他,因为人们早已经习惯。打从有这座烈士陵园起,老兵的身影就常常在这里出现。不过,那时的老兵,还是一个英姿勃勃的青年。

   老兵环视着来过不知多少遍的陵园,把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景物看了个遍。好安静啊!看不见人影,只有几只麻雀蹦蹦跳跳,在和老兵做伴。唉!老兵不仅想起了以前:每逢清明,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队伍,就把这烈士陵园挤了个满。祭奠仪式搞得既热闹,又庄严。少先队员们还在纪念碑前宣誓: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接革命的班。每到这时候,老兵心里就特别的舒坦,脸上就笑开了颜:老战友们,快看看吧,人们没有忘记你们,年年都在这开大会,向你们表示深深的怀念。快看看!快看看啊!

   老兵纳闷,老兵遗憾:这几年是咋的了?到了清明节,也没有了那热闹的场面?哦!现在是市场经济了,人们都在忙,不是有句话说,那时间,就是宝贵的金钱。

 老兵抬起头,眯缝着昏花的老眼,望着刻满烈士姓名的纪念碑,一个字一个字地念——那上面的名字,有许多,老兵都非常熟悉,因为,那都是他的首长和战友,是曾经在一个锅里抡马勺,一起冲锋陷阵、生死与共的亲兄弟啊!念着念着,仿佛战友们又活生生地就站在了自己的眼前。老兵赶紧趋前一步,想和亲爱的战友们打声招呼,说说憋闷了几十年的心里话。可他们的影子只是一闪,又都不见了。他知道,自己又产生幻觉了。一声长叹,不仅老泪潸然!

 他们死了,老兵活了下来。打完了鬼子打老蒋,又跨过了鸭绿江,参加了抗美援朝的作战。从朝鲜回来,老兵就响应号召复了员,回到了家乡,参加农业生产。这一晃,就是五十多年。家中的生活依然很清贫,可老兵知足!当年,如果哪颗子弹稍微偏一点点,老兵的名字,也就刻在这高耸的纪念碑上面了。哪还有现在的娶妻生子,儿孙满堂呢?

 老兵没有忘记他们,老兵非常怀念他们!平时,来到这里,坐一坐,抽袋烟,回想些过去的岁月;逢年过节,摆上供品,烧烧纸钱,用这沿袭了几千年的老传统,来寄托自己的思念。这陵园,已经存在了半个世纪,而老兵,年复一年的,也为自己的战友祭奠了五十年。

   天色渐晚,老兵走出了烈士陵园。路上,车水马龙,华灯初闪。沿街的饭店,灯火辉煌,人们正在推杯唤盏,享受着美味的大餐。霓红闪烁的歌舞厅,乐声阵阵,歌声绵绵。老兵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社会的发展。老兵更清楚,自己与这些东西,是理所当然的无缘。一辆豪华小轿车飞快地驶来,车轮压在一个小水坑上,泥水溅了老兵一身一脸。老兵呆楞了一下,望着扬长而去的小轿车,摇摇头,无言。

   老兵抻起袖子,擦一擦脸,把身上的泥水掸了掸,抬头看看天色,又继续赶路。步履蹒跚,离家,尚远!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