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之家

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联系平台,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交流空间

 
 
 

日志

 
 

(安平) 一次难忘的野餐  

2009-07-14 20:09:05|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战友相聚,最当然的主题,就是回忆在部队时的生活了。哪怕某个难忘的经历,已经在同样的场合说了不知多少遍了,也还会有人趁着酒兴,不厌其烦地再述说一遍。而听者也是津津有味,时不时地,还要插上几句,把认为说的不完全的地方,再补充上几段。说来也怪,说者高兴,听者也不烦,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热热闹闹的说啊谈啊,每个人都兴奋异常。是啊!这绵绵的思绪,使战友们好像年轻了几十岁,又回到了风华正茂的当年。

   元旦的前一天,战友们照例又聚在了一起,酒过三巡,就又聊起了从前。一个战友突然问我:“还记得那次被困在大山里,吃野餐的经历吗?”他这一说,就把我记忆的闸门猛地一下打开了:“怎么不记得,那情景,历历在目,好像就在眼前呢.”战友们听我这么一说,就都停止了说话,把目光对准了我。是啊!怎么能忘呢?我的脑海像过电影一样,那萌生于无助、无奈中的急中生智,那甘甜的溪水,那野山蘑、小河虾、辣椒酱熬成的杂合菜,还有那竹香四溢的竹筒饭,一幕又一幕,依次地就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那是1974年夏末秋初的季节,部队要从广西的桂林往湖南的湘西转场,我们班奉命提前一周出发打前站,盘算着路程,稳稳当当,两天赶到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后来发生的事情,就应了那句老话:计划赶不上变化。

   第一天,一切顺利,走完了一多半路程,打尖住店。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连早饭也没有吃就出发了。本想趁凉快赶路,翻过前面的大山,到山下的县城再吃饭。没想到路程走了还没有一半,我们的车就抛锚了。一检查,我不仅冒出了一身冷汗,这下完了,水泵轴承碎了!

   往前望,没有村庄,往后看,不见人烟。又没有通讯工具,更没有轴承配件,我真的就傻了眼!心里又气又急:这破车,怎么早不坏晚不坏的,偏偏就坏在了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满眼除了大山还是大山的鬼地方,这可怎么办呢?眼看着太阳已经从偏东移到了头顶,正火辣辣地照着我们,可大家好像一点感觉也没有,都是一言不发,呆呆地,傻傻地站在那里,无可奈何地看着那辆不争气的汽车。那时候,公路上不像现在这样车来车往的,所以车坏了这么长时间了,竟然没有一辆车从这里经过。要是有车经过,就可以请人家帮忙拖下山去了。只要到了县城,一切就都好办了。这也是当时那个年代,人们在车辆出故障时常用的办法。

   我把战友们召集到了一个树阴下,本想和大家一起商量商量解决的办法。一个战士说话了:“班长,肚子饿!”经他这么一说,我也感到肚子在咕咕地叫。是啊!从早晨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呢!看看大家,一个个横躺竖卧,无精打采的,已经疲惫不堪。“咱们研究一下,看看怎么解决吃饭的问题吧。”我的话音未落,大家顿时来了精神,腾地一下就都坐了起来。

   其实,因为我们不熟悉新驻地的情况,为了方便起见,临行前特意带了一麻包大米,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可问题又出来了,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只有米没有锅也做不成饭啊!一个战士说:“我们可以做竹桶饭啊!,在家时我就做过,很容易的!”竹桶饭,过去确实听说过,据说做出来很好吃呢!又一个战士说:“可以到山上采些野菜蘑菇什么的煮熟了下饭。”这也是一个好办法!“那没有盐怎么办?”一个战士提醒道。猛然想起我的挎包里还有一罐辣椒酱,就用它来当调味料好了。就这么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就形成了一致的意见:烧竹桶饭,采野菜蘑菇。那水呢?更好办!公路下面,一条溪水流淌得正急呢!于是大家就纷纷行动起来,有人上山采野菜蘑菇,有人去砍竹子,有人拾柴火,有人把车上加水用的小铁桶拿出来,到下面的溪水里用肥皂刷洗干净,准备用它来煮菜。

  看着流淌的溪水,我突然来了灵感,因为我想起了小时候在河里捞虾的情景了。于是就把帽子当了网,顺着水流,在水草里轻轻一抄,嘿,在没有漏净水的帽子里,还真有不少小虾在活蹦乱跳呢。这下可好了,我们又多了一个菜!遗憾的是,这个“网”漏水太慢……

   野菜没有采来,可采来了不少蘑菇,柴火拾了一大堆,竹子也扛回来了。砍竹子的战士非常细心,为了不违反群众纪律,在竹桩里放进了五毛钱。小虾也捞了厚厚的一桶底。我们就在溪水边的空地上忙活了起来:用钢锯将竹子顺着竹节,锯成一尺来长的一段,就成了一个竹桶了。把米放进去,加进水,再用竹叶把桶口塞紧,把竹桶立在已经点起的火堆里就烧了起来,不一会,就从塞着竹叶的竹桶口,冒出了腾腾的热气和浓浓的饭香。往盛着虾米的小铁桶里加上一些水,把蘑菇放进去,又把整瓶的辣椒酱一股脑地倒进了桶里,放在一个用三块石头搭起的灶上,就点火煮了起来。

   伴着竹子爆裂的劈啪声,竹桶饭烧好了。原来绿油油的竹桶已经变成黑黢黢的木炭样了。把竹叶抽出来,拿錾子和榔头在桶边上一敲,竹桶就裂开了,一个圆圆的,雪白的米饭团就露了出来。这竹桶饭,就是和一般的米饭不一样,在浓浓的饭香里,还带着淡淡的竹子所特有的清香。菜也做好了,足足的小半桶。尝一尝,味道还真不错,香、辣、咸,鲜!就是汤汤水水的,不好看。这叫什么菜呢?有鲜嫩的蘑菇,有溪水里的小虾,还有红红的辣椒酱,我正琢磨着该给这菜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咳!哪还顾得上起名字,饥肠辘辘的战友们早已经抄起自己的碗筷,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这餐饭吃的,那叫一个痛快!七个人,七竹桶饭,一下子就消灭了五桶。那小半桶菜也吃了个净光。我把桶刷干净,烧了半桶开水,往桶里扔进了一把茶叶。吃饱了饭,心里也就不慌了。大家稳稳当当地坐在阴凉里,一边舒舒服服地揉着鼓胀的肚子,一边喝着茶,等着过路的汽车。有的战士,已经仰面朝天,呼呼地大睡起来。

   终于等到了过路的汽车,说明情况后,好心的司机师傅把我们的汽车拖到了县城。这时候我才猛然想起,剩下的两竹桶饭,竟忘记了带上,丢在了小溪边了!心中不免有些怅怅的感觉:遗憾啊!因为我知道,今后,恐怕再也不会吃到那样可口的饭菜,那样美味的野餐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