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之家

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联系平台,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交流空间

 
 
 

日志

 
 

(张宏)东北行游记(二)  

2009-10-12 20:4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白山

        2009年9月22日,原本打算从丹东过鸭绿江到朝鲜的新义州参观游览,但因护照、时间等原因,综合考虑决定不出国,去下一个目的地长白山。往长白山方向若从丹东出去走高速路就要走一段回头路,而此行若非万不得已时,绝不想走回头路。为此,我们放弃走高速路而选择从通化方向去长白山。长白山是一座休眠的火山,位于吉林省的东南部地区,是中、朝两国界山。历史上有过数次喷发。因此形成的独特地貌景观,神奇秀丽、巍峨壮观、原始自然,风光无限。其主峰多是白色浮石与积雪而得名“白头山”,素有“千年积雪为年松,直上人间第一峰”的美誉。1983年夏,邓小平同志登上长白山极顶,题写了“长白山”、“天池”横幅,并发出赞叹:"人生不上长白山,实为一大憾事!”而天池只有一个出水口是在我国境内,也是图门江、鸭绿江、松花江的三江发源地。长白山有闻名中外的美景,一望无际的林海还有栖息其间的珍禽异兽,与五岳齐名的关东第一山,风光秀丽、景色迷人,令世人向往。1980年被列入了联合国国际生物圈保护区。长白山是关东各族人民世代繁衍生息的摇篮、东三省地区的生态屏障、满族的发祥地,清朝时期被定为圣地。2007年5月8日,长白山景区经国家旅游局正式批准,成为国家5A级景区。

      2009年9月23日早上,我们一行人从通化出发去长白山,驶过吉林省白山市进入长白山脉的林区后,车子不断地上坡下沟、翻山越岭,穿行在崇山峻岭之中,林海茂密,绵延不绝,很多的树都红了叶子。长白红叶也是一大景观,只是我们来的稍早了些。想像一下当万山红遍的时候,那该是多么地壮观和美丽。人们也就是在树叶换上彩妆的时候,知道了秋天已来临。在东北的山中,比在秦岭能更早一些时候感受层林尽染的金秋时节。枫树红了,栎树黄了,还有半黄半绿的树笔直挺拔。路边的风景就像是一幅油彩画在徐徐地展开,令人赏心阅目。乐不可支地左看看右瞧瞧,不想错过这眼前的美景,就不时地停下车来照相观景。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越往北走气温就越来越低,只好加了厚衣服来抵御寒冷。因为,我们从长白山返回后要去哈尔滨,所以在打听问好路后,决定去长白山的北坡景区。途中,在一个路边的小饭店吃饭时,我看到了店堂里一个很大的炕,看起来用途是多些,可兼作卧室、客厅和餐厅。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东北的冬天来得早,虽说还是在9月,但若有风早晚就特别凉,人们的冬装已提前上身了。寒冷的气候让当地人的住房看上去要低矮一些,最具特色的还有木栅栏、木屋子和长长粗粗的圆木头,房顶上都是两个烟囱,各自用作取暖做饭。在长白山景区内,开往山顶的车是景区配的越野车,越野车司机们的驾驶技术超好,也许是对路况烂熟于心,耍酷、秀车技把那车开的那个出神入化呀,直让人自叹弗如!听导游说,司机的驾龄都在五年以上,而且每年还要考核的。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往山顶的山路呈之字形,有七十多道弯,弯急坡陡临渊而上。我们坐在车厢里被甩来甩去,感觉就像被放在搅拌桶里一样,车速快的让人把心都提在了嗓子眼上,浑身想快要被摇散了架,路程不长但很不自在,只盼望赶快到站下车逃跑。有惊无险地下了车后,还有一段徒步的山路,抬头看见天上飘来好大一团乌云,心里不免有些紧张担心看不见天池,从大西北老远来,就是想看天池,听说江泽民同志三次来长白山都未看到天池,可我也就只能来一次呀!天池常年被雾气笼罩极不易看到,一年中能看到天池的几率只有一小半,只能靠碰运气了。怀着忐忑不安和期待奇迹发生的心情登到山顶,我终于看到了天池,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目光触及那一刹那的感觉,只是惊叹天地造化的神奇和其不可思议地神奇,这么高的山上,怎么会有这池水?这水从哪里来?为何千万年长流不尽而不会干涸?不知是否有水怪潜在池底?多么希望它伸出头来换口气,让平静地湖面显出些支离破碎的波纹,让我幸遇奇迹的出现。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感恩上天一定是怜惜我们远道而来,不忍我们失望而归,才给予了如此的恩惠,这等好运气就连在山顶上给游人照快像的小伙子们,都直称老天爷开眼了。长白山从八月下旬开始已下了三场雪,我们上去的时候没有见到雪,但天有些阴霾,风大时让人都站不稳脚,连衣服口袋里都被刮进了沙粒,冻得拿照相的手生疼。天上的云层涌动着遮天蔽日,快要西下的落日却努力挣扎着从云隙中射出了万丈光芒,被风吹皱的水面上,泛着一片亮白,铺就半池银光。还未完全撩去朦胧面纱的天池,更加显得有些神秘莫测、美轮美奂。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天池······你好!·····“我向着天池大声地呼唤,天地若有知,山听到了,水也一定听到了。长白山极顶的山巅,就像高高耸立的一位白头老翁,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中透着飘逸和笃定,让人不由地心生敬畏。而天池就像老翁怀中的一面明镜,静观天地相映间万物生息,日月同辉中千代盛衰。笑看风雨雷电、云卷云舒、日出日落、月缺月圆······不再震撼,因为已被震撼,只是敬畏,因为唯有敬畏。在高高的山峰上,美丽的天池边,默默地祈祷,再许下一个心愿—在离天很近的地方,仅仅为这一个理由而来也值得。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天色渐晚,大家都陆续下山了,可我还是想在天池边多停留一会儿,看到了天池我没有了遗憾,当我最后一个要离开天池时,天气晴朗了,斜阳的余晖让山岭看上去明暗有别,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风也不那么狂了,可天池边已没有了游人,看到了天池我也没有了遗憾。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从天池下来后,在一片岳桦林边,我们远观了三江发源地的出水口瀑布,岳桦树的繁复和白桦树的挺拔截然不同,是一个有些特别的树种,为了蓄留水分,一年中岳桦树叶的生长期只有三个月,树叶落尽的枝条与树干,不给秋天任意化妆的机会,早早就把寒季的寂寥和凄凉呈现在世人的眼前。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离开长白山就去往敦化市,车灯照亮处,因了温差的原因,路面上总有一层薄雾在飘散着,不时看见路两边有打着手电筒抓林蛙的人,在,黑黑的夜色中忙碌着。他们为生存而不得已,只是不知哪只林蛙为生存和繁衍而没能逃出人的手心? 晚上,在敦化市郊的一家农家饭店里就餐后,大家就在这个连名字都很陌生的东北小城市里歇脚休息了。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东北行游记(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两个吊篮里装着炒瓜子和炒包谷豆,客人可以随意取食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几口大锅东北乱炖

       2009年9月24日的早上,当一丝亮光从窗帘缝中探出时,我看看表才临晨三点多,站在窗前,看天边已有了一抹朝霞,知道了地处东边的敦化天亮的真是很早。五点多时我第二次醒来,望着东方的天边,太阳正冉冉升起,看着这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最早升起的太阳,享受着它的温暖,我的心中却有了一丝丝伤感。也许,当人意识到时光的流转时,就会专注生活的细腻体会,而人生就如同“暗夜行山路”,生活又是那么地不可预料,但不管怎样,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想到这里心情也释然了很多。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2009年9月24日早餐后,两辆车依次驶出穿越敦化市区,朝着哈尔滨的方向奔去。那天,天气好的出奇,牡丹江两岸的湿地上,山如带,水如歌,湖如镜,大大小小的泡沼晶莹碧透,草甸植被丰盛,路边的花,远处的山,让在旅途上的人心情也很愉快。路过的雁鸣湖和镜泊湖都有些名气,著名作家张笑天的长篇小说《雁鸣湖畔》的就是在此取材。镜泊湖意喻清平如镜,是由于火山爆发熔岩堵塞了牡丹江河道堰塞而成。湖边微风拂面,,波浪拍岸,大家嬉水照相,上船下船兴致难挡。想在湖边享受一番鱼肥水美的乐趣,但因我们去的地方较偏,过了旅游旺季游人极少,湖边一家饭店的生意冷清,本应在餐桌上的鱼老板说还未被打捞上来,我们也没有时间再等候。所以,我们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走马观花的过客,看了一眼湖光山色就又上路了。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当美丽的哈尔滨被夜色笼罩的时候,我们一行人来到了这座著名的冰城。战友张良忠早已站在饭店门口迎候,二十多年后的这次重逢,是那么地让人激动和期待,有战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白酒加哈尔滨啤酒,松花江的大鱼鲜嫩飘香,一杯干了再来一杯,张大哥斟酒时酒瓶在手中都有些不稳,大家喜笑颜开,满座散不开的就是战友的深情厚意。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去那遥远的地方(二) - zhanghongzxc66372 - zhanghongzxc66372的博客

战友相见,真得很开心。几天来因开车而禁酒的战友们,今天终于可以开怀畅饮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