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之家

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联系平台,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交流空间

 
 
 

日志

 
 

(卫合魁)军营钓鱼乐  

2010-03-29 15:48:19|  分类: 军旅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修理连后我就过上了正规的连队生活,下面连队生活和支队机关生活还是有一定的区别,在修理连的这个大集体里更能锻炼人也更具挑战性,在连队这个大集体里才更能感受到年轻军人的朝气蓬勃和生龙活虎的精神面目,就拿我的班长蒋英杰来说他是73年入伍的,在81年的时候已经是30多岁的人了,除了在工作时间严肃之外每天还是和我们年轻小伙子一样的俏皮好玩,在部队这个年轻人居多的环境里他好像永远都是一个大男孩,工作上是我的严师,生活上是我可爱可亲的大哥,在我没有能到汽车连开车而闷闷不乐的时候及时的开导我,给我讲大道理也说小道理,使我一颗不平静的心逐渐平息了下来,全身心的投入到电工技能的学习上来,在这里再次感谢老班长老大哥对我的关怀!

        平时我们电工班的工作不是太忙,都是在没有什么工作压力之下就完成了维修任务,当时在连队有一段顺口溜:紧钳工慢车工吊儿郎当是电工,这个顺口溜可实在是连队几个工种的真实写照。在初秋的一天下午班长突然对我说:“小卫我们明天去钓鱼吧。”当时就把我听的一愣一愣的,我心思想明天还要上班的啊怎么可能钓鱼?我就问班长说:我们钓鱼鱼钩什么也没有鱼塘又在那里啊?班长说:“鱼钩我已经买好了,鱼塘就在我们修理连往卫生队去下面的洼地里。”我们修理连和团部卫生队是相对而望大约直线距离也就不到200米,平时大家去卫生队为了走近路都是绕路走这个小道,但这个小道是要走一个低洼的U型路段,这个低洼的地段有团里废弃的一个大的操场,都已经初具规模了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给放弃了。靠营区围墙的地方有一个鱼塘(到修理连大半年了还真不知道那里有鱼塘),那是团部机关食堂养的鱼但早就捕捞过了,只是平时那里的地势低洼,下雨的雨水都流到那个水塘里了,常年都没有断过水,喜欢钓鱼的朋友都会知道,水只要不干枯鱼塘的鱼是打不完的。

       第二天上午八点上班后班长去炊事班拿了面粉,面团里放了不少食油,加水活好搞成软软的面团拿到我们的修理车间,找来了竹子扫把拿了两枝做鱼竿用,鱼钩和鱼线都是班长搞好了的,简单的交代了钓鱼的要领和要注意的事项,特别嘱托到了鱼塘边要蹲下去注意别给人发现了。那个时候我是第一次钓鱼,什么也不懂什么都感觉着新鲜,精神也特别的高,别提有多兴奋了,那个时候连队的领导是不到车间查岗的,我们的胆子好像是也大了点,这也给了我们去钓鱼营造了便利条件,但班长还是安排了陈锦柏在车间值班应付。我和班长两人小心翼翼的顺着车间旁边的小道下到洼地下的鱼塘边,这个鱼塘大约有1000多平方米左右的面积,鱼塘边的山蒿草都长的有一人多高,我们两人是分别到了两个位置,位置找好后就先坐了下来,把钓鱼的渔具放好后又再把面团圆了一个小团挂在鱼钩上面,这个时候就要把鱼钩放到水里面去,那个时候没有经验抛钩要站起来抛,但每次都是抛的很近,抛近了就又抛,几次下来面团就给抛掉了,连续折腾了几次慢慢的也就摸索出了一点经验,但抛钩的时候还是要站起来又怕被人发现了,鱼塘边的蒿草帮了我们隐蔽的大忙,心里道也感觉很安全,下了杆后就两眼紧盯着浮漂了,好久不见浮漂有动静,心想是不是鱼食没有了啊,提出来一看还有鱼食,放到水里再耐心的等待鱼儿来上钩,初秋的太阳还是秋老虎晒的我汗流加背,蒿草划到皮肤上痒的难受,为了能及时的提钩两只手拿着鱼竿不敢离开,一个姿势久了手臂也困了,当看到鱼漂在晃动的时候一切都忘记了,时有小鱼在吃鱼食,每次提杆都是空,不停的操作着相同重复的动作,班长那边也没有鱼上钩,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候,我的鱼漂突然上浮(技术术语:送票)了一下接着突然就黑漂了,我赶紧手脚忙乱的把鱼竿往上提,这一提感觉和前几次是截然不同的感觉,手感到鱼杆在水里的那一头沉甸甸的,鱼线发出来嗡嗡的响声,紧张的我心跳加速,我马上就喊:班长钓到大鱼了。将班长说你慢慢的拉稳住了,说话间班长就跑过来了,这时候我也隐约看到了是一条金黄色的鲤鱼足有一斤多重,班长接过了鱼竿他叫我拿塑料水桶准备去接鱼,当时是没有抄网的,班长溜鱼溜了不一会那条鲤鱼就没有什么力气任人摆布了,我把塑料桶放到鱼塘边的水里,班长把鱼拉到塑料桶边我们两人配合一下就把它俘虏了。在水桶里接了半桶水把鱼先养起来,这个时候才仔细的看了下我们的战利品,这条鲤鱼身体长的肥肥实实,体侧金黄色尾鳍下叶橙红色,嘴边还长着两条可爱的小肉胡须可喜欢人了,接下来我们两人又都各自为战,不一会班长也钓到了一条,我说我要过去帮忙班长说不要过来了,来回跑动跑动会暴露我们的目标,他是老手有经验了的,我也就安心在我的钓位继续垂钓,又过了大约二三十分钟就又有鱼上钩了,这次没有上次的慌乱情绪了,但还是又激动又紧张的,动作也老练了许多,这次溜鱼没有叫班长帮忙,我自己独立完成了操作,一上午下来大约钓了有将近两个小时的鱼,我们两人钓到了五六条鱼,没有杂鱼都是清一色金黄色的鲤鱼,可把我和班长乐坏了,那个高兴的心情用语言难以表达。晚上吃饭前在我们的电工维修车间由班长和他的老乡帮忙把几条鲤鱼红烧了大家加餐。钓鱼钓的上隐了,第二天我和班长又去钓了不不少鲤鱼,这也是我们最后的一次钓鱼,因为这两次钓鱼没有被领导发现,道是被地方上的老百姓发现了新大陆,当我们隔天又去第三次钓鱼的时候到鱼塘边可傻眼了,鱼塘水面上居然漂着十多条大大小小的鱼,小的也有七八两,大的有两斤多,有的鱼还在水面上挣扎着,仔细看才发现鱼中毒了,水面上还飘着浓浓的农药味,心想也只有老百姓敢这么做的了,因为鱼塘的出水口有一个很大的豁子口,人员可以自由出入,那里是远离各个单位的哨兵哨位。心里那个恨啊,着实郁闷了几天呢,刚刚勾起来的钓鱼隐给活生生的磨灭了,再次钓鱼是退伍回到老家的事情了。

      钓鱼这个爱好一直保留到现在,只是到了深圳后的次数少了点,但远的也去过东莞市大朗镇的鱼塘和博罗县的东江河里去垂钓,钓鱼即能够锻炼身体,锻炼耐性、锻炼果断的判断力、又能够修身养性陶冶人的情操,现在说来蒋英杰班长也是我钓鱼的启蒙师傅,祝愿老班长身体健康,合家欢乐!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