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之家

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联系平台,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交流空间

 
 
 

日志

 
 

(刘保国)宾川之回忆  

2011-05-15 23:57:08|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走近宾川》

 

去年回宾川,小住一日,得以有机会到“鸡足山”佛教圣地一拜。我曾在三十二年前在宾川工作半年多,我班所值班的二区队部,就驻扎在“州城水管站”。而我们的停车场,就设在不太远处的棉花收购站,又叫“轧花厂”。著名的佛教圣地“鸡足山”,就近在看得见的远处的山上,而我一个汽车驾驶员,当时就没敢去玩一趟,只听说路不好走,必须爬山,一天肯定回不来……等等传闻。因此,一点想去的念想都没敢存在,从而形成了我一个过来人的念想,一直存有遗憾。“州城”是宾川的一个公社,我们就住在“祥云”到“下关”公路的边上。从“祥云”走,翻过了一座山,开始下坡,到完全是坡底时,就差不多到了。

宾川是个盆地,它四面环山,天气很热,属亚热带气候,很适宜种热带的水果。文革前,这里盛产桔子,而我们在时,这里已经被文化大革命的激流,冲刷得比较干净了,已经是山上光秃秃的,基本上看不到森林的覆盖,坝子里都改成了农田。气候是亚热带的宾川,变成了干燥枯黄的穷山区。就拿鸡蛋来说,五几年是一分钱一个,四分钱一碗鲜牛奶。而现在呢,鸡蛋是一毛五一个,牛奶就根本没有,人们穿着破衣烂衫,粮食还不能吃饱。人们一个劲的搞运动,拔资本主义的苗,自留地没有了,人们看不到前途,只为能吃饱饭而努力。 

 在我们驻地的后面,种植了一大片试验地,年代久远我已忘记了叫什么名字,农民种植了一种用来制作香料的植物 ,有来自上海的技术人员在指导和收购,这是一个政治任务,要代替进口的香料,是所谓为国争光的研究项目,经济价值很高,得到了农民的支持。在上海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在当地建起了土造的蒸馏设备,用来制造提取香料,创造的价值是相当的高的,大概每亩可赚上千元,这可是了不得的收入啊。                               

  宾川的周边有几个华侨农场,他们都是不同历史时期的产物,同时与政治,经济,国家关系,有着密切的前因和后果,在国外叫难民营,而在我们这里就叫华侨农场。他们有来自印尼的,印度的,菲律宾的,最多的还是头一年来自越南的。这些农场种植了一些桔子,在山腰上还有少量的芭蕉,更多的是甘蔗。华侨农场有自己独立的糖厂,面粉厂,农机修造厂等等独立的工厂,他们的生活比较富裕,最主要的是他们都有较高的文化,有的还有海外关系,有些家底,因此他们之中不乏有许多富人的存在,只是在那个多事之时,人们不敢露富,都是夹着尾巴做人。

在与当地人的交流中,宾川的过去,像过电影一样展现在我的脑海里。这里曾经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气候宜人,亚热带气候明显,又四季如春,空气湿润,盛产各种水果,是云南省有名的橘子生产基地。山川风景秀美,森林茂密无垠,四季山泉不断,可以说种什么长什么,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好地方。在这片土地上,居住着汉族、彝族、和白族,解放后各族人民团结和睦,平和通婚,人民群众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在这里的许多山上,建有许多寺庙,还有娘娘庙,这里如果不是好地方,能建起这麽多寺庙群吗?根本不可能的。

这里的东北部住着白族人居多,因为那里靠近大理。中部和东南部住着广大的汉族人民,他们占据着广大的坝区土地,信奉佛教,并且和彝族比较团结,只有这样才能抵御强大的白族的欺负。这里的彝族占的比列比较大,经过这麽多年的变迁,很多已经汉化了,在坝子里,两个民族相处平等,如果不从服装上分,基本上看不出,谁是民族,谁是汉族。有一点文化的少数民族人员,都被政府培养成为民族干部,在建设祖国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这次回滇到宾川,尽管只有一天的时间,着实是走马观花,但给我的印象很好,各种生态都在逐步恢复着,山野间焕发着郁郁葱葱的勃勃生机,基本上不见了庄稼,原来我熟悉的香料的原料的基地已不见了,看到的是大片的橘林和各种水果的种植,有葡萄和提子基地,宾川已旧貌换新颜,一派新气象。

(刘保国)宾川之回忆 -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 -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之家(刘保国)宾川之回忆 -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 -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之家

 

 

                        二、  《初闻邓丽君》

 录音机——这个名称,现在已经是落后的物件了,人们对他已经是不屑一顾的态度了,然而在那个年代,对于我们来说,绝对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要想得到一台录音机,真是天方夜谭,根本办不到。我大概是79年在瑞丽,第一次见到过录音机 ,知道了可以用录音机听歌曲,用磁带录放歌曲 ,欣赏到了“邓丽君”整段的动听的歌曲。当兵的头两年,当有机会,用6---8个三极管的高档半导收音机时,就偶尔听到过邓丽君的歌曲,那时的信号相当不好,干扰很厉害,几乎听不到完整的歌曲,在加上到处是高山林立,听到的声音,就像远近远近的断断续续,即使是那样,我也不厌其烦的拔出天线,搭在晾衣服的铁丝上,去寻找那美好的歌声。这些歌声使我非常的震撼和兴奋。我在心里不由得发出赞叹——哎呀呀,人世间居然还有这麽好听的歌曲啊!一直以来,我们听到的都是有力量的歌曲,很少有抒情的歌声出现,听到的都是“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等语录歌、诗词歌。

在宾川华侨农场,我才开了眼界,以至不惜十几二十几公里,开车去人家家听歌,花高价录歌曲,那时一盘索尼带子是9元钱,而我的津贴费一个月才十元钱,这还不算,再加上录音费1----2元,想想看,为了追求美的声音的代价有多大呀!可那时也敢十盘十盘的买,录成后,保存起来,探家时带回,仍旧是感到很新鲜很震撼,从而心里感到很满足。

这些华侨们,不只有“邓丽君”的歌曲,他们还有录音机,手表,折叠伞,蛤蟆镜,尼绒蚊帐,化纤布料……,等等东西。而那时都称作为走私品,不能购买,想买的话,只好偷偷的进行。因为我到过“瑞丽”,所以,对这些东西也不太感到新鲜,但那时,这些东西对大多数人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刘保国)宾川之回忆 -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 -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之家(刘保国)宾川之回忆 -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 -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之家

 

                             三、《青春的感悟》

在宾川,我知道了棉花的采摘和收购过程, 在“轧花站”,只有一个站长是国家工作人员,此人姓文,身兼多职,平时即是管理员,又是保管员,每当收割季节,需要人手时,就会临时雇人干活。棉花分几个等级,按纤维长度和干净度定级,然后打包入库。那时棉花的价格,即便是一级品,也就是三块钱左右,分级后打包,压成100公斤的包,等待棉纺厂来车拉走。

老文的家人就住在站内,他有两个女儿,长得漂亮而且听话,也非常老实。老大上初中毕业了,叫“文丽君”,更是亭亭玉立的,每每出现时更是招来了我们这些大兵们不少的眼光。由于我的汽车停在棉站的院内,所以几乎每天都得见上几面,我和他们关系很好,还帮老文拉过木料,心照不宣的关系很密切,有时在他家坐上一会,聊聊家常说说话,当然,看着他家的大女儿心里很舒服。

有一次,他妻子找我说:区队的战士,拿他女儿找乐,以为人家听不懂,老文媳妇很生气,要找区队领导去理论,在我的劝说下,此事给压了下来。我找到在棉站院内的几个战士,不说人,只说事,训了他们一顿,这事也就过去了。过了些日子,老文媳妇探我口气,含蓄的问我:喜欢他家女儿吗?我说当然喜欢,又用另一个话题搪塞了过去。后来还有一次,老文媳妇探我口气,我怎好说呢?只好所答非所问,只装不上心,大大咧咧的不上道。说实话,“文丽君”是个好姑娘,我真的没有福气,只好如此。那时根本无法想象,我如何与滇边姑娘结好?只好望而兴叹!对老文妻子只能装傻,不理解,不上心,不多心,闲话连天,其实都是空虚的。

这次回宾川,又见到了几个在云南扎根的战友,他们都是复员后又回到宾川,在当地安家落户的,他们都过得非常幸福和富有,这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他们的家乡不如宾川好。若干年后,我们还知道了我们的一个承德的战友,娶回了云南的姑娘做妻子,都挺羡慕的。大家都知道,云南的姑娘是最能干的了,当然,承德的这位战友也不一般,家庭也是有背景的,所以,他才敢带回一个云南媳妇。

据说,在当时那个年代,还是有一个云南的傣族姑娘来津找老公成婚的事,而我们的这位战友却不敢露面,东躲西藏。是其他的好战友帮着哄着、好生待着,把那位姑娘送走了事,想想着实辜负了那位傣族姑娘的一片心意。这都是在特定的年代,特定的地点,特定的年龄而发生的事情。如果是现在,就不成问题了。而在那个特定的年代,很多问题都是不可逾越的障碍,也是不可想象的,相比而言,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很幸福。

美好的青春时光,曾留在了宾川——一个让我有了回忆的地方······(刘保国)宾川之回忆 -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 -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之家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