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经的水文地质工程兵之家

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联系平台,这里是我们水文地质工程兵战友的交流空间

 
 
 

日志

 
 

(甄佩新)在部队时的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2012-03-13 13:45:04|  分类: 军旅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933号兵站//zhen933.blog.163.com                                                         

                                                      

                                                       首篇:写在网易的(申请书) 

 

同志们好!稍息(军礼)

让战友见笑。本人才疏学浅,且又想跟上时代,附庸时髦。

虽已在《腾讯》“QQ”安家,又在《新浪》“博客”落草,并粗织“围脖”。

可最近偶然在“网易”上看到许多似曾相识的“绿色身影”,并得到战友“白衣天使”的回应和建议,所以今天义无反顾的注册了“网易博客”,愿和战友们交流。

我相信,这里是畅叙友情的沃土,是追忆过往的天空,是老战友们放松身心的伊甸园。

这里也是我们的又一处军营,我将随时关注战友的动态,倾听你们的故事,请多多关照。

“同志们,对我有没有信心?”

“有!” ……(山谷里传来阵阵回声)

“好!全体……立正……,坐下,放电影”。

写在网易的首篇(申请书) - 1580917322 - 933号兵站

 

 

 

第二篇:服役情况有奖问卷  

 

此问卷由“第933号兵站”权威发布,请简单填写,您将知道我是谁,还将得到

“搪瓷茶缸”  作为奖励,喝水吃饭都好用。 (先到先得,送完再送,数量无限。)

1、你的入伍时间

19771月(也有人写成76年,按征兵通知算,有人吃点亏,有人占点便宜,无关紧要,这也不归方舟子那厮管

2、性别

3、从何处入伍

天津市(俗称“天津卫”“津门”“津沽大地”,据说由“天子渡津得名)

4、入伍时学历

高中(接近毕业没毕业,视同毕业)

5、部队代号

00933部队(原建字733部队)

6、部队驻地

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

7、所在连队

司令部军务股

8、获奖惩情况

嘉奖若干,零处分

9、津贴标准

515/

10、伙食费标准

好像机关是4毛多,连队是1块多(问问别人吧,反正吃饱就得)

11、你印象中的直接领导有

   长:张明友、侯璞云

副团长:夏玉田

参谋长:杨光    副参谋长:姜海和、姚美谟

    长:朱希茂、张爱民

军务参谋:丁家鹏、余海明、马增民

12、在部队去过的地方

楚雄、广通、昆明、安宁、禄丰、南涧、祥云、大理、下关、景东、保山、剑川、成都……

13、这支部队的建设方针是

“劳武结合、能工能战、以工为主”

14、周总理的评价是

这支部队大有前途,前途无量一旦有事,好处无穷

15、你现在每年能看到的战友有多少人

30多个

16、你有何感言?敢言不?

关键是这种经历的过程,难忘是因为奉献过,怀念是因为拥有过,珍贵是因为不可从头再来过

 

第三篇:服役情况有奖问卷 - 933号兵站 - 933号兵站第三篇:服役情况有奖问卷 - 933号兵站 - 933号兵站第三篇:服役情况有奖问卷 - 933号兵站 - 933号兵站

 

第三篇:服役情况有奖问卷 - 933号兵站 - 933号兵站第三篇:服役情况有奖问卷 - 933号兵站 - 933号兵站 第三篇:服役情况有奖问卷 - 933号兵站 - 933号兵站

 

                

                      第三篇:应征景象——相信你还记得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第七个年头。

唐山大地震后的150多天。

我们天津的一百多名适龄青年,经过“三察五审”、“全裸走台”,被应征到这支部队。大部分来自学校,也有的来自工厂。

初冬,津城淹没在废墟和杂乱中,满目疮痍,犹如一幅死寂的黑白照片。

乘坐 “嘎斯”军车(站着),沿海河集结到天津北站,河水已微微结冰,像凝固的泪水不愿再流淌……,只有我们身上的军装是绿色,我们的脸颊透着稚嫩的红色。

接新兵的火车是几节“闷罐”,每节车厢中间烧个大炉子,地上铺着草垫,其他设施一概没有。车门向一边拉开,哗啦啦……哗啦啦,你看过“二战”电影吧,就那样。

上车后席地而卧,比现在的软卧还随便,列车驶出津城,车厢内便已经一片欢声笑语。

“战友”,这个神圣的词汇,就是从那时走进了我的人生。

列车由华北平原一路奔向西南,有时飞驰,有时龟行,有时打盹,还有时倒行(换车头)。

就这样,过河跨江,穿山越岭,整整走了一个星期。战友们,还记得沿途到过的兵站吗?还记得在那里吃过哪样的饭菜吗?

终于在这个夜晚,沿着崎岖的山路,我们到达了部队驻地——云南楚雄。

暮色中,周围黑鸦鸦全是大山。对于我们第一次走进大山的孩子来说,真感到神秘,还有些紧张。

多日舟车劳顿,入夜梦见自己再也找不到家了……

军旅生活从此开启。亲爱的战友们,后面的精彩属于你们!

 

                                                            第四篇:应征景象——相信你还记得 - 933号兵站 - 933号兵站

 

 

 

第四篇:忘不掉的歌声——新兵连印象  

 

当过兵的人,总会把新兵连的生活当作自己的初恋一样,在心中永久珍藏。

你会想到叠被子、整内务,也会想到站军姿、走队列、练射击,还会想到写家信、写情书。

是啊,每个人说起这些都会滔滔不绝,像谁的被子总也叠不好了,谁谁紧急集合穿错鞋了,谁谁走路走不直啦。总之军队生活就是从这里开始,战友情谊就是从这里启程。

而更让我为之眷恋的是新兵连的歌声。

那歌声,伴着我们的每一天。清晨起来要唱,开饭前要唱,晚点名要唱。尤其全连开会要互相拉歌、集合走路要踩着步伐唱。

军人的歌,正像队列行进的步伐,整齐划一、节奏明快,铿锵有力。歌声里透着质朴和刚毅、透着朝气和忠诚。

《我是一个兵》、《打靶归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说打就打》、《大刀进行曲》等等,你们一定还会想起很多很多……

每个排都有一两个能指挥,会鼓动的。像玉池啦、贺群啦、洪斌啦……(你们帮我想想还有谁,就是活宝的那几个)。

“一排的来一个!” ……“三排的来一个!” …… “再来一个要不要!”歌声此起彼伏,排山倒海,再加上山谷的回声,一浪高过一浪。那分明是连唱代喊,有高有低,还夹杂着不同地域的不同口音,形成绝妙的和弦。喊够之后心里甭提多痛快了。这歌声最能体现军人气质和军人本色。

那时我是副班长对叫班副,我们还自发排练了《长征组歌》,有朗诵、有领唱、有合唱。那歌词、那旋律、那场景,至今难忘。

“红旗飘,军号响。子弟兵,别故乡。”“横断山,路难行。天如火,水似银。” “风雨侵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铁流两万五千里,红军威名天下扬。”

仿佛看到了红军的身影,仿佛我们沿着红军的脚步一路走来……

歌声一直伴随着我们的军旅生涯。老战友们,你是不是也会想起这样的场景,也想哪天能聚到一起,再次唱响那嘹亮的军歌。

……

第五篇:忘不掉的歌声——新兵连印象 - 933号兵站 - 933号兵站

 

 

 

                         第五篇:夸夸咱们的女兵——绝不调侃  

 

 上次话题有点严肃,今天说点轻松的,说女兵。

那年头,当兵比现在可时髦,不是谁都可以当的。女的想当兵就更难,比例更少之又少。你想,能来部队的女兵,那错得了吗?

尤其我们部队,那可是“特殊兵种”(叫“特种兵”也没关系)。这里的女兵,嘿,有气质、有身材、有素养。这么跟你说吧,那真叫“要哪有哪”。可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恰似绿色军营中的红花朵朵。

有诗为证:“团部的电影连队的菜,九三三的女兵最可爱”。

不信?去卫生队的墙上看看(唉,可惜,房子已经拆了)。

我们团的女兵总共不超过20人,与我们同年入伍的就占了一大半。其中好几个又是军人的后辈,首长的女儿。

她们的主要岗位分布在卫生队、总机班、化验室、资料室、描图室。

你想,现在这些岗位在地方上都叫“白领”“蓝领”啊。“军人气质”加上“白领气质”,再加上“天生丽质”,那家伙,回头率老高老高的。

第六篇:夸夸咱们的女兵——绝不调侃 - 933号兵站 - 933号兵站

能见到她们的地方大多是去饭堂打饭,或在大院集合看电影,也有人没病找点病往卫生队跑跑。反正我每天都能看到她们,一日三餐打头照面,有时也特意瞄着她们的动向,等她们到了我再下楼。就为听听她们那银铃般的说笑声。

说来也怪,这肥肥大大的军装,穿在她们身上怎么就那么好看呢?

我也曾在卫生队取过药打过针,你还别嫉妒,那是真的感冒发烧。而且好几个女兵都给我打过针。她们打针可不像现在的护士,三下五除二,让你“双腿走着来单腿蹦着走”。我们女兵打针又轻又柔,毫不夸张,一针药水能推个三五分钟,一点也不疼,心里到是痒痒的。说到这里真应该向女兵敬个军礼!

技术室的几个女兵我也忘不了,她们看到我拆洗被褥,便主动帮我装被套,引被子,看着她们的身影,就像看到自己的亲姐妹。日常里她们也给了我很多帮助,我很感激她们。

说的挺热闹,那咱团的女兵你都能叫上名字吗?反正我叫不全。可是说起她们的“雅号”十有八九知道是谁。

还有“雅号”?

你以为呢,女兵给男兵也没少起“外号”呀。

这里说几个,可别对号入座啊:“大苹果”、“大白梨”、“小白鸽”、“球球”、“虾米”“银环”……,还有过于文雅的就不说了。别介意,权当娱乐吧。

哈哈怎么样?别我一个人夸,还是留给大家接着夸她们吧……。

                              

 

 

                                 第六篇:团部的露天电影  

 

上一篇提到:“团部的电影连队的菜”,有人问我怎么解释,其实大家知道,是因为团部放的电影最多,连队的饭菜最丰富最好吃。

你还记得照片上这个地方吗?对,这是团部的大操场,也是放露天电影的所在。

第七篇:团部的露天电影 - 933号兵站 - 933号兵站

 当年看电影是军营中主要的娱乐生活,尤其是各连队野外作业收队回团的日子里,几乎是天天都有电影看。咱这的气候又好,一年四季没有太冷太热的时候,坐在露天总还比较自在。

这辈子,我在部队看的电影最多(不算现在网络上看)。不像上学时就那几部来回看,现在的电影院咱又进不起。

而当兵时,正值“文革”结束,许多老电影开始解禁,新电影也紧锣密鼓重新起步,所以看了不少经典的新老电影。我们一起数一数看:

有战争片、反特片、历史片,有科教片、喜剧片、纪录片,有传记片、戏曲片、进口片……。这说的只是题材,要说电影名字,肯定有一二百部,有的还看过好几遍。挨个写出来怕你心烦,还是留着您离休了、二线了、寂寞了、孤独了,总之闲着没事了,再挨个想想,保你有所收获。没准儿当时每次看电影的情景都会历历在目。

说这些还要感谢电影组的战友们,电影胶片是各部队轮流放,他们每晚要去兄弟部队“跑片”,我和他们去过,很辛苦的。有时坐汽车,有时开“跨子”。夜里山路不好走,又要赶时间,真难为他们了。

要说看电影,也有得意的事。你们看前面那张照片吗,上面有我的宿舍,窗户正对着挂幕布的地方。有时我也会和几个战友在这里,喝着“泸州”、品着“普洱”,从幕布的后面看上一个晚上,好不惬意。

坏了,说走嘴了!千万别报告首长。……

 

 

                               第七篇:首长轶事  

 

 说到“首长”,习惯上副团以上称“首长”,像“营长、连长、排长”直接称呼就行了,再叫“首长”就纯属玩笑而已。

我们团的首长,有一些来自“援越”“援缅”的老部队,还有一些来自地方的专业技术人才。算得上革命化、知识化、专业化、现代化。带好部队自然不在话下。

今天聊天是为休闲,不说那太正规的事,只说点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趣闻小事,无伤大雅。

 

【张团长“丢了”警卫员】

      张团长,一只手受过伤,那可是个好人。为人谦和又不失威严。

      当年首长都配专人负责收拾办公室、打水擦地洗衣服。所谓“警卫员”其实就是警卫班派去的专职“勤务员”。

      一次张团长下连队视察工作,在那里却遇到了自己的“警卫员”,他惊奇的问:“你怎么在这里?”那战士也奇怪的说:“我调到连队几个月了,您不知道?”团长疑惑的摇摇头:“真不知道,真不知道”。

      可见张团长平时大多深入一线,很少坐办公室,对自己生活的要求也是低标准的。

 

【鲍主任的“三大机关”】

      政治处鲍主任,为人风趣,不修边幅,说话大声大嗓。

      他有一个经典的口头禅,每当全团大会提到“司令部、政治处、后勤处”时,他会拉开长腔说“司、政、后……三大机关……”,尤其突出那个“大”字,嘴角夹着白沫,还带有浓重的东北口音。那神态、那口气,让人听了忍俊不禁,真不知这“三大机关”要有多大。

      好在时间长了,他也说惯了,我们也听惯了。只是他说得认真,我们听得马虎罢了。

 

【夏副团长让我“看着办”】

      夏副团长,朴实和善。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尤其爱护士兵。战士难免犯点大错小错,他总会耐心教育,网开一面。

      按职责,士兵请探亲假由军务股审批,遇特别情况报夏副团长批。

      说来也巧,那些日子司令部唱了空城计,团首长和军务领导都下连队处理事务,只留下我应付不太重要的事。

      你们知道,野外连队分布在滇西,离团部都很远,全靠接线电话或电报联系。

      有名战士的母亲病故,连队打来请假电话。我立即向野外的夏副团长汇报情况,并请示“可不可以准假?准假几天?”你猜他怎么说?

      “准假!给几天?你就看着办”。

      我的妈呀,我也是个兵让我看着办?那我就“能多给不少给”呗,我给这名战士批了20天探亲假。

      夏副团长回来后知道批多了,但他没有责怪我,还是说“是我让你看着办,你办了就行了”。

 

【林主任的“紫砂壶”】

      政治处林主任,有点小资情调,他好像是江西或湖南人,有些文字功夫,人也很好。

      不管开大会小会,他手里总离不开那把“紫砂壶”。坐在主席台上也那样,手拖壶底,微微扬起,嘴对着嘴儿,津津有味,怡然自得,胸前还时常会挂上水滴。真够牛A。

      看到这你乐了,我没瞎说吧?

      现在谁能看到他,就带个话,问问那把“紫砂壶”卖不卖?这年头可要值不少钱了。顺便向他问好!

 

【想对参谋长说声“对不起!”】

      参谋长杨光,儒雅内敛,戴一副白边眼镜,有运筹帷幄之气度。

      有一件事我总觉得做的不妥。

      机关“团小组”要定期活动,那时纠正极左思潮,提倡团的活动多样化,不局限于政治学习。青年人又天性好动,恨不得团日活动就是玩儿。

      有一次过团日,我们在会议室打乒乓球,正打得起劲,参谋长推门进来,绷着脸严肃的说:“工作时间打球,不象话!”听了解释他仍说:“那也不行!都回去!”

      我气呼呼的走进宿舍,回手将门使劲带上,再加上有风,那门哐的一声关上了。

      这还了得。随后就听参谋长啪啪敲门:“怎么回事?不服气?”

      我赶紧打开房门,对参谋长说“对不起,我使过劲儿了。”他压压火走了。

      我心里一直打鼓。可到了转天他来我的房间聊闲天,周日的时候又特意和我们一起打乒乓球。权当没有那回事了。

      说起来那次百分之百是我错,要是在战场上,准得“军法从事,人家参谋长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想起这事我就后悔不已。

   尊敬的参谋长,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郑重的向你道歉:“首长我错了,对不起!”

   本来还有几位首长的事想说说,可写到这里心情有点沉重了。等心情好了再说吧。

像侯璞云团长、王永臣团长。

像朱宝林政委、王习根副政委、谢副政委。

还有姚美谟参谋长、姜海和参谋长等。

包括我的直接领导朱希茂、张爱民、丁家鹏、马增民等等。

我暂且把他们的故事存放在自己的心里吧。……

 

 

 

 

 

                第八篇:我心中的“蝴蝶泉”——(999的真实)  

 

 

 

    一九七八年十月。 我团执行任务的汽车与地方汽车相撞,事故发生在剑川一个叫太和的地方。

首长派我跟随股长前去处理,股长负责与地方接洽和善后,由我负责事故的调查,并写出《事故报告》。

那时没有高速公路,汽车也是老嘎斯。从团部楚雄到剑川要走两天多,路上主要在祥云、大理歇脚。

歌中唱道“大理三月好风光”,而那时已是国庆以后,接近“寒露”时节,此时的大理依旧风光秀美。

上世纪七十年代,很少有人特意为了旅游来到这里。

我来到苍山云弄峰下的“蝴蝶泉”。泉池周围用大理石栏板围挡,郭沫若题写的蝴蝶泉三个字俊秀典雅,一株高大古树横跨泉上,池壁挂满厚厚的绿苔,泉水晶莹,水里洒着星星点点的硬币,发出闪闪的银光。

“蝴蝶泉”像一颗翡翠,镶嵌在绿荫之中。当年那是一处清幽淡雅之地,全然没有今天的嘈杂。据说每年“三月街”的时候前来“赶街”的人会很多。

石阶旁只有两三个做小生意的老汉,摆着几个箩筐,静静的等人来买,听不到他们吆喝。有竹筒装的水,有米饼(巴巴),有风景画片、歌片,有大理火柴,还有一种又酸又辣的小菜。

台阶上布满薄苔和露水,我轻轻的,围着泉边欣赏美景。

随着一阵百灵般的笑声,三个白族姑娘向这边走来。起初并没在意,可她们越走越近,径直走向了我。

其中一个年龄稍小的姑娘,十四五岁的样子,白里透红的白族服饰,一缕齐眉下嵌着两汪泉水。她从绣花布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我:“大军,把这带给我阿哥。”(她对解放军称大军)

我很诧异,下意识的接到手里。信封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德宏州……部队,阿康……

我似乎明白了,赶忙递回信封解释道:“对不起,我离那很远”。

她似乎很失望,又似不甘心,急迫的问:“那,你在哪点?”(哪里的意思)

第九篇:我心中的“蝴蝶泉”——(999的真实) - 933号兵站 - 933号兵站

“我在……昆明”(怕她不知道“楚雄”这个地方)

好像听出我的口音不对:“那你的家在那点?”

真好笑,告诉她吧,“天……津”

她眨眨眼、摇摇头:“么晓得”。(不知道)

身旁两个姑娘早已听得不耐烦,其中稍大点的搂着她边笑边说“那你跟这阿哥走吧,走到你就晓得了。”说着竟一把将小姑娘推向了我。我脚下一滑,本想去扶她,身子却失去了平衡,半推半就,抱着姑娘踉跄着倒在石阶上。

我的军装打湿了,她的信封撕破了。

姑娘涨红了脸。信封里露出厚厚的一叠歌片,小姑娘从中取出两张,伸手递给我:“这个,送给你吧”。

不等我客气,她们嘻笑着向洱海的方向奔去。

这是两张用相纸洗印的那种歌片,印有歌词和简谱,黑白的,比名片大点。至今还珍藏在我的相册里。

我像从梦中回过神来,她们是传说中的“金花”吗?

当年的“金花”,你还记得在“蝴蝶泉边”与阿哥的故事吗?……

  评论这张
 
阅读(97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